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火影之木叶教师 五四章 小强们的友情

2019年09月26日 栏目:养生

火影之木叶教师 五四章 小强们的友情想通了这一切的河马寒宇赫然开朗,自己以前似乎走进了一个认识的误区了,实际上从宇智波灭族那一夜起

火影之木叶教师 五四章 小强们的友情

想通了这一切的河马寒宇赫然开朗,自己以前似乎走进了一个认识的误区了,实际上从宇智波灭族那一夜起,自己就已经进入了斑的视线,估计也进入了晓的黑名单,自己再缩手缩脚也没有必要了。

那么――,河马寒宇站在大殿的屋顶上,伸展着双手,道:“各角色到位,游戏正式开始了。”嘴角的笑意带着那么一丝张狂。

“寒宇老师”,红豆的声音在河马寒宇的背后响起,柔柔地,一向狂野的她今天居然难得的有些安静和羞涩,这种小女儿的神态出现在她的脸上,还真是让河马寒宇大跌眼镜。

“什么事?”河马寒宇看着有些怪怪的红豆,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老师你真的要取消伊鲁卡他们班的考试资格吗?还有,伊鲁卡,他很喜欢当老师的――”红豆恳求的望着河马寒宇道。

“咦,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伊鲁卡了?而且,他班上的学生取消毕业考试的资格,似乎跟你没什么关系吧?”河马寒宇反问道。

“怎么说伊鲁卡都是自己人,老师这么做太过分了点吧!而且,那些小孩子不过贪玩了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很认真地。”红豆居然为他们求起情来。

河马寒宇哑然,这妮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故意逗红豆道:“我这么严厉也是为他们好,你应该有体会的。”

“哼,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红豆一下原形毕露,很是不善的看着河马寒宇道:“我这是帮静带话,总之话带到了,你要怎样随便你。”

说完,红豆就气嘟嘟的走了,边走还边嘀咕着:“自己上学时不一样天天睡觉,还好意思在这里装,……”

耳朵尖的河马寒宇听到红豆的抱怨,一阵无语,这丫的,居然还记得那些n多年前的老黄历,还真是――

不过,静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不能亲自跟他说,居然让红豆带话。看红豆那样,肯定是借机敲诈了静一把,不然她那会那么好心。河马寒宇有些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些丫头们越大,他是越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了。

半夜三更,在家人都入睡后,河马寒宇又溜了村中,用备用钥匙打开了红家的门。

“没人??”河马寒宇眉头皱了起来,都这么晚了,红居然不在家,这可是很少见的,这两天她应该没有任务才对。河马寒宇神识在木叶扫了一圈,仍然没有现红的恶痕迹,眉头皱得更深了。

接近清晨的时候,躺在客厅沙上的河马寒宇才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开门声,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五点了。

红进门打开灯,就看到在沙上睡得很沉的河马寒宇,眉头皱了皱,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毯子,轻轻地盖在河马寒宇身上,动作轻柔,似乎很怕将他给吵醒。

本来就是河马寒宇突然伸手,将红靠近他肩膀的手给抓住,缓缓地坐了起来,同时将红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了下来。

“去哪呢?”河马寒宇压抑着心中微微的不满和担心,轻声问道。

“嗯――”红神态有些闪烁,似乎不想让河马寒宇知道。

河马寒宇有些生气了,也许是因为红很快要成为自己妻子的缘故吧!他有些无法忍受红对他有些隐瞒,他也不明白,自己以前不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想说就算了。”河马寒宇还是压下了心里的烦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道:“看你的样子,一晚上没睡吧!快去休息一下,天快亮了。”

当红睡了两个小时后起来,天已经大亮了,而河马寒宇也早就离开了,桌上的早点还带着余温。洗刷完毕后,吃着河马寒宇做的爱心早点,红的心里充斥着温馨的感觉。

河马寒宇虽说已经不打算躲躲藏藏了,但眼前他自己制造的麻烦,却是让他头痛不已,难道将错就错让他们全体留级,这样做似乎太不厚道,毕竟比起其他班级,伊鲁卡班上可都是今年这一届的精英分子啊!而且,在ab的原定情节中,他们班可是小强云集啊!

奈良鹿丸有些不爽,因为他的老爸居然对河马寒宇那明显过火的处罚,保持沉默了,早就厌恶了学校无聊生活的他,想到可能还要在学校呆一年,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很明显,秋道丁次的心情也不好,那套着酷似内裤的头罩的脑袋低垂着,手不停的抓着吃的往口里赛,而他这样不停的吃,已经吃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似乎是要化悲愤为食欲。

不怎么合群的佐助坐在自己位置,眼神迷茫,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向不怎么老实的漩涡鸣人,难得的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早就该来上课的伊鲁卡还没有来上课,竟是有些担心他了。鸣人的眼神不时地往教室外面表去,看起来很不安。鸣人的内心在挣扎犹豫着

火影之木叶教师  五四章 小强们的友情

,想去找干爸,却又不太愿意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这个母亲口中很厉害的干爸有些抗拒,只要跟他在一起,心里就有些躁动,所以,他基本上不怎么愿意跟河马寒宇呆在一起。

可看到其他同学们黯然地神情,鸣人捏了捏拳头,终于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鸣人君,现在是上课时间――”日向雏田小声地提醒道,却又不敢真的去阻拦他。

心不在焉的鸣人并没有听到雏田的提醒,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走去教师,朝部长办公室走去。

一直看着外面呆的鹿丸,看着鸣人的背影,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直到鸣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收回了他的目光。

“嗯?”河马寒宇感觉到鸣人靠近,他那强大而又不加掩饰的强查克拉,很容易察觉到,眉头有些疑惑,小家伙一向都是躲着自己的,这次居然主动来找自己。

敲门声响起,河马寒宇坐起身来,换上一脸严肃地面孔才道:“进来。”

“干爸――”鸣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怯场,大咧咧地叫道。

“鸣人?有什么事吗?”河马寒宇故意拉着脸,问道。

“嗯,那个――,干爸,这件事不关伊鲁卡老师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责罚他?”鸣人诚恳地望着河马寒宇。

河马寒宇一愣,他还以为鸣人是来为自己说情的,没想到却是替伊鲁卡抱不平,心理微微有些得意,不愧是自己的干儿子,觉悟不是一般的高啊!

“你能够想到伊鲁卡,我很高兴,但不管怎么说,教学纪律涣散,他作为老师负有不可推卸的,这不是你说不关他的事,就能够算了的。”河马寒宇严肃道。

“可是――”,鸣人有些急了,脑袋疾飞转,似乎想找出个办法来,“干爸,你这样做我们不服气。”

“不服气?”河马寒宇淡淡地笑道,似乎听到很好听的笑话,道:“你不服气,那又如何?”

“我――”,鸣人的拳头紧紧地拽着,心情十分的激动,道:“说到不负,干爸不是答应过老妈,会好好地指导我的吗?干爸不是一样没有做到,我不能顺利毕业,干爸您不是也负有吗?”

在鸣人激动之时,一股强大的查克拉不可抑制的从他体内逸出,河马寒宇心一沉,是九尾的查克拉,那熟悉的气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看来九尾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了,并试图冲出封印了。

河马寒宇低头深思着,不可否认,鸣人地话也有道理,自己作为他的监护人,确实是疏于关心了,虽然自己的本意是让他能够更加的独立,但是自己不负是不争的事实。

就在此时,门外在次传来了敲门声,这次进来的鹿丸和油女志弘,看到漩涡鸣人在,两人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想通了。

“部长大人”,鹿丸收起了一贯的懒洋洋,毕竟,对于河马寒宇,他不算太了解,总要小心一点为妙了。

“你们也来了,该不会也是来替伊鲁卡老师来求情的吧?”河马寒宇有些好笑,期望中的老一辈们一个个都保持沉默了,倒是这些后生小子们一个个挺主动的,看来,木叶的未来把握在这些小子手中,也不是没有道理。

“嗯?”听河马寒宇这么说,两人朝鸣人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和认同,随即道:“部长大人,我听说伊鲁卡老师是您的学生,他是怎样的人,我想没有人比您更清楚地了。所以,我相信,大人会给伊鲁卡老师一个公平的裁决。”这话是鹿丸说的,看来他已经做了一定的功课了,头脑很清晰。

“嗯?”河马寒宇轻轻地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看着这个传说中智商高达一百八的家伙,很是期待他的表现

“我们逃课违反了学校的纪律,我们愿意承受接受您的处罚,但是,其他同学是无辜的,老师您这么牵连到其他人,实在太有损大人您的形象了。”鹿丸说着,并悄悄地朝漩涡鸣人做了个手势。

“是啊!干爸,犯错的是我们,我们愿意接受处罚,但是,其他人――”,漩涡鸣人热烈地看着河马寒宇,让河马寒宇都有些受不了他那期待的眼神。

“志乃,你说呢?”河马寒宇向一直沉默地油女志乃问道。

油女志乃抬起头,目不斜视的望着正前方,道:“我们愿同伊鲁卡老师和鸣人、鹿丸他们一起接受惩罚。”语气肯定,不容人有半分质疑。

“志乃――”,鸣人愣住了。

“志乃――”,鹿丸也呆了,他和油女志乃本就是在外面碰到的,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油女志乃的来意。

“呵呵――”感受到志乃墨镜后那双炙热的眼,鸣人和鹿丸会心对望了一眼,笑了起来,走到了志乃的身边,道:“部长大人,我们愿意接受您的处罚。”

看着面前地三张稚嫩地笑脸,河马寒宇心中生出了很多的感慨,友情,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让他都忍不住有些感动。他们,真的是令人热血的一代,难怪就连三代、自来也和纲手都甘愿为了他们筑石铺路。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口碑如何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评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评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患者评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评价如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