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國會变色引发猜测美國对华政策會变吗

2019年10月13日 栏目:军事

国会变色引发猜测 美国对华政策会变吗?>  中美关系会走向何方?这个老话题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束之后突然成为美国乃至世界媒体关注的热

国会变色引发猜测 美国对华政策会变吗?

>   中美关系会走向何方?这个老话题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束之后突然成为美国乃至世界媒体关注的热点之一。民主党控制美国国会的结果让中国议题从中期选举期间的“冷”逐渐变热。“这次国会选举引人注意的冲击将体现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上。”法新社的文章这样写道。那么,变色后的美国国会将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美关系的走向呢?

中国是替罪羊还是挑战者

认为中美关系会出现大麻烦的人以《纽约时报》着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为代表。10日,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是替罪羊还是挑战者”的文章。他认为,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并不亚于伊拉克战争。国会内的民主党人在如何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有分歧,因此他们之间的“内战”将要围绕中国展开。

文章写道:“在书写本世纪的历史时,更多的历史学家肯定会认为,本世纪重要的历史事件不是‘9·11’恐怖袭击,也不是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而是中国和印度的崛起。世界如何应对这两个崛起的大国,美国如何设法抓住机会,迎接挑战,这才是世界应该关注的。”弗里德曼认为,鉴于中国的崛起已经对美国形成了严峻的挑战,民主党人不会视而不见,“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人和中国必定要迎头相撞的原因”。文章说,中期选举前,布什政府专心反恐和伊拉克战事,而民主党人又在国会里是少数派,说话的声音太小,所以中美关系的重要性被遮掩住了。现在民主党重掌国会后,总算可以腾出手来,对付中国的崛起了。

弗里德曼还在文中指出,尽管美国多种经济数据看好,但美国的中产阶级并没有得到实惠,在许多美国人的眼里,他们生活水平没有提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抢走了原本属于他们的饭碗。弗里德曼预计,民主党人控制国会后,将会制定更多的贸易保护措施,比如打压热衷于与中国发展贸易的沃尔玛,限制发展自由贸易,对中国采取惩罚性措施,以迫使其减少贸易赤字

。弗里德曼还认为,民主党的基础选民是工会,有不少民主党议员的选区失业率较高,怨言颇多,极有可能因此对中国施加压力。比如,来自俄亥俄州的参议员就可能会成为中美关系的障碍。俄亥俄州位于具有极强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美国中部,那里的失业率较高,许多制造业领域的工人因为来自中国方面的竞争而失去了工作

。因此,国会有的议员可能会拿中美关系开刀,以安抚那些怨声载道的失业工人。

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多家媒体都发表文章对中美关系作出种种预测,它们无一例外地认为变色后的美国国会将对中美关系造成一定冲击。美联社11月9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预见中美之路将崎岖不平》的报道。文章说,尽管美中两国彼此警惕对方

,但美中两国政府早已学会处理好两国关系,在强调两国可以在诸如朝核等问题上进行合作的同时

,也保留着各自的分歧。美国新一届国会是否也能熟练地处理好中美关系让人担心。路透社文章在一开头就说,以佩洛西为首的美国会众议院,将会加强对中国贸易和人权纪录的审查。在中期选举之前,民主党人“根本没有想过伊拉克之外的国际问题”,而在选举胜利之后,民主党在继续关注伊拉克问题的同时,将更多地关注有关贸易保护的一些问题,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中美关系。法新社文章也认为,从军事战略、人权问题到劳工标准和贸易,中国都将遭遇来自民主党控制的美国国会的更严格的审查。

民主党可能会找那些麻烦

“在民主党掌控国会之后,可能会找中国一些小麻烦。中国以前就经历过。”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陶文钊告诉《环球时报》,克林顿任总统的头几年,民主党一再提出取消中国的惠国待遇。不过,陶文钊认为:“人权问题凌驾于中美关系之上的时代已经过去。”上世纪90年代初是人权问题的重要性超过中美关系的时代,但是现在

,“取决中美关系的关键是中美两国的利益”。

screen.width*0.7)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0.7;" border=0>

11月9日,布什在白宫会见一直持强硬对华立场的众议院新议长佩洛西。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政治室主任张立平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民主党还有可能在环境保护、络信息自由,以及中国与非洲关系等方面对中国提出批评。张立平一直在跟踪研究美国的国会制度。她告诉,民主党可以通过3种途径和平台达到制约政府的作用。其一,通过在参众两院举行听证会。政府有关官员要聆听议员的意见,并对质疑和批评作出解释。其二,提出决议案。美国的决议案提出和表决都是全部直播,而且允许媒体采访。如果有那个议员提出不利中国的提案,将丑化中国的形象。其三,通过国会两个涉及中国问题的委员会,对政府工作进行监督和检查。一个是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主要关注经济问题。另一个国会的行政委员会,主要关注中国的人权及有关问题。谁掌控众议院,谁就掌控立法议程。民主党可以通过对立法议程,例如如何辩论、怎样投票表决等的控制,推动它所支持的、主张的或者认为重要的议案获得通过。获得通过即可记录在案,载入史册。在参议院,民主党占微弱多数,议案的通过会比在众议院难一些。因此需要特别关注众议院的动向。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沈丁立也认为,由于民主党属于美国的左派,一向以保护劳工利益为其宗旨,因此,它肯定会在掌握国会后对中国施加压力。

未来两年内,中国不会成为美国政治的中心

大多数专家尽管都预测中美关系可能会因民主党控制国会而出现一些波折,但并不认同弗里德曼描绘的悲观前景。“弗里德曼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陶文钊认为,在未来两年,中国问题不会成为美国国会的主要议题,中国也不会成为美国政治的中心。目前在伊拉克仍然有十几万的美国大兵,美国已经为伊拉克投入了3000多亿美元,对于解决伊拉克问题,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没有高招。伊拉克仍然会是美国政坛讨论多的话题。此外,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的重要性也排在中国问题之前。

一位研究中美关系的美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说,他也不同意弗里德曼的观点。他认为,美国目前面临的问题是伊拉克困局和反恐,此外还要处理棘手的朝鲜和伊朗核问题,美国迫切需要中国的合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故意把中美关系搞僵而影响这些问题的解决呢?这位学者表示,历史证明,不管是美国政府换届,还是国会易主,中美关系往往在开始时成为牺牲品。在这段时间内,两国领导人要逐渐地试探和适应对方,经过了一段磨合期后,才会变得成熟而稳健。

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很多人都担心众议院议长的佩洛西会给中美关系制造麻烦。对此,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一位学者表示,佩洛西在中国事务上确实有过非常强硬的立场,但她现在担任的职务跟以前不一样了,这可能会改变她的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态度。“美国在变化!中国在变化!佩洛西也在变化!她对中国的态度肯定会发生改变。”另外,与国内政策不同,美国的外交政策历来都是由白宫强势主导。国会考虑对华政策时,还是会以美国整体利益,特别是白宫的外交政策作为依据。佩洛西等人在对华政策制定上能够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

唱衰中美关系的只是少数亾

观察到,其实唱衰中美关系的只是少数人,认为中美关系仍将向前发展的舆论在美国仍占主流。美国国务卿赖斯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前夕表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做朋友总比做敌人好”。在赞扬中国为促使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发挥的带头作用时,赖斯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美国媒体认为,赖斯的讲话是对目前中美关系的解释。

事实上,每一次美国国内政坛势力重组后,都会出现短暂的中美关系动荡时期,但随着双方沟通和两国合作的增加,美对华激进势力就会趋于务实和低调。美国国内关于发展稳定的中美关系的共识已经成为主流,而且声音越来越响亮。如果布什政府在政治和经济上对中国的整体立场不变,个别国会议员的取向将难以左右中美关系大局。(驻美国特约 尚未迟 段聪聪)

微信上怎么卖衣服
微商商城有哪些平台
微店怎么注册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