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男子遭退婚欲持枪自杀与警方对峙5小时

2019年11月09日 栏目:教育

男子遭退婚欲持枪自杀 与警方对峙5小时29日凌晨,户外奇冷。凌晨4:50,西关南小巷17号院一栋简易楼。守候近5个小时后,25名民警的神

男子遭退婚欲持枪自杀 与警方对峙5小时

29日凌晨,户外奇冷。凌晨4:50,西关南小巷17号院一栋简易楼。守候近5个小时后,25名民警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欲持枪自杀的男子在公安莲湖分局副局长薛国旗的劝说下,终于放下了枪。

此前因为女友退婚,该男子无法接受。他拔出枪,想在女友面前“了断”自己;警方前来劝说,他又拔出刀。“你们敢进屋,我就死给你们看!”

29日凌晨零时许

女友退婚男子欲持枪自杀

“怎么办?”昨日凌晨零时许,南小巷17号院一栋简易楼2楼的西户,一个男子焦急地守在屋外。此前,看到表妹的求救短信,他赶了过来。此刻屋内,除了表妹和表妹的前男友,桌上还放着一把枪。

25名民警陆续赶来,简易房被围住。民警害怕男子干出“傻事”,交流仅靠手势和眼神。透过窗户民警看到:男子的身体紧靠着墙,左手持枪顶住自己的下颚,右手握刀对准自己的心脏。“我跟他熟,让我进去劝他吧。”零时30分,女孩的表哥进入屋内,但劝说无济于事。屋内时而传出男子的嘶吼声,时而是自言自语。“我要死给你看。”话音刚落,刀划向他的手臂,血顺着皮肤流下,滴在枪上。

一部分民警对男子身份展开调查。该男子叫王军(化名),今年26岁,陕西人,长期做二手生意。女孩的表哥说,王军和他妹谈了1年多的恋爱,今年4月份订婚。后来,他妹发现王军疑心很重,常查看她的,感觉不合适,于9月份提出退婚。两个月过去,二人没再见面,但王军依旧耿耿于怀。28日晚11时许,王军来到表妹家中,准备在表妹面前自杀。因为害怕,表妹发短信给他,于是他报了警。

凌晨零时40分

公安副局长进屋劝说

屋内有两间房子,王军、女孩、女孩的表哥都挤在内屋,王军躲在屋内一角。屋外,约1米宽、20米长的走廊里挤满了民警。

为防止王军自残或伤及屋内兄妹,凌晨零时40分,公安莲湖分局副局长薛国旗向屋内喊话:“我是公安局局长,可以进来不?有啥事你给我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王军没答复,薛国旗内穿防弹衣、外套便衣推开了屋门。“兄弟你好,我是公安局的局长。”说完话,薛国旗将工作证扔到王军身边,希望他能放下一件凶器,看看工作证。但王军不理睬,眼神中透露出惊讶与警惕。“我过来不是为了抓你的,是想挽救你的生命。从你的举动可以看出,你没有伤人的意思,一直都在用枪指着自己。我也相信你拿的是把玩具枪,只不过是想吓吓你女朋友,让她回心转意。”薛国旗边说边向前走,王军变得暴躁起来,让薛国旗停在距自己3米以外的地方,然后又指着女孩说:“我对你那么好,你还打报警!你为啥这样对我?”

薛国旗用身子挡住女孩,说:“人家报警不是为了伤害你,是想挽回你这条生命。大伙都不想你有事……”

王军情绪有所好转,开始讲述他的经历:从农村到城市5年,工作的不顺心、生活中的窘境、朋友对他不好,现在连爱情都丢了,“我真的不想活了……”为舒缓王军的情绪,薛国旗开始用“老哥”的口吻劝慰他。

凌晨1时23分

120急救车赶到以防不测

屋内,薛国旗依旧在劝解王军。为防止意外,凌晨1时23分,120急救车赶到现场。为防止惊扰到王军,急救车的警灯被关闭,周围警车也撤到40米以外。24名民警坚守户外,48只眼睛注视着那扇不足1平方米的窗户。

劝说已经近两小时了。屋外的羽绒服也抵挡不住户外寒风侵袭,裸露在外的手和脸冻得麻麻的。

凌晨3时许

男子让女孩和表哥离开

凌晨3时许,薛国旗仍与王军在谈心。每当王军诉说苦楚到激动时,手中的刀枪不断在面前晃动。

屋内约20平方米,王军正面是3个人。虽无法鉴别枪的真伪,但万一枪支走火,子弹很容易打中3个人之一。

薛国旗说:“你看,这个是你大哥,另一个也是你曾经爱过的人,我现在是你的倾诉对象。你要说的,都给他俩说了,能不能让他俩先出去?”“让我想想。”王军开始犹豫。薛国旗趁势摆了摆手,女孩和女孩的表哥被民警接应退出到屋外。

凌晨4时许

副局长递烟

男子情绪舒缓凌晨4时许,户外开始有人走动,天由黑变灰。“万一天亮他还没缴械,附近居民再来回走动,劝说就更麻烦了。”办案民警说。现在,除了寒冷,饥饿、困意也成了对守在屋外民警的挑战。屋内,王军依旧在倒苦水。其间,薛国旗的话或许触动了王军,他先后3次让薛国旗出去。“你先出去,一会再进来,让我好好想一想。”薛国旗第三次进入屋内,他从兜内掏出两根烟,分别点燃。“看你那么痛苦的,抽根烟吧。”薛国旗故意将点燃的烟扔在离王军不远处的床上。放下贴在心口的刀,王军捡起了烟,深深吸入、吐出,叹气。“即使你女朋友、你家人对你不好,但他们还是爱你的。现在,你放弃不放弃生命就在一瞬间,可对于他们该是一辈子的痛苦啊。”薛国旗说。

王军又开始咒骂家人,但没骂几句,他说:“我想见见我的女朋友。”

“不行!”薛国旗口气开始强硬。“你现在见了她,万一再伤害她咋办,我要保护她和你的生命安全,如果现在你还有恨,就用枪朝我打吧。”

王军没再坚持。“我想给我家人打个。”薛国旗同意了。

凌晨4时50分

男子将刀枪扔出窗外

王军让薛国旗先出去,自己躲在屋内角落,通过向姐姐和父母哭诉……接着,薛国旗隐约听见内屋的窗户被打开,“啪嗒”响了一声。薛国旗探头再看,枪和刀已不在王军手中。

凌晨4时50分,民警一拥而入,王军被带回西关派出所。在简易楼下,民警找到了枪和刀。

王军被带到西关派出所会议室,或许衣服穿得有些少,他冻得瑟瑟发抖,民警递上一杯热水。“我很同情这个疑犯。他太年轻,因为冲动做了件傻事。我希望能继续感化他,不要再这样执拗下去。”

对于手枪的来源与真伪以及如何处理王军,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本报 贾晨

租房知识
云计算
民生评论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