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圣武星辰 第二卷 傲啸 0493、三个问题

2019年12月03日 栏目:育儿

圣武星辰 第二卷 傲啸 0493、三个问题李牧回到万福宾馆房间里的时候,王振果然是已经苏醒,且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在白茹的搀扶之下,

圣武星辰 第二卷 傲啸 0493、三个问题

李牧回到万福宾馆房间里的时候,王振果然是已经苏醒,且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在白茹的搀扶之下,已经可以在床下行走了。

而一边站着的,则是陷入了巨大震惊和狂喜之中的王诗武。

此时,王振和王诗武的情绪,已经略微平静下来。

一家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李牧,听到敲门声,白茹时间开门:“啊,小牧,你回来了。”

李牧拎着鱼汤和鸡汤盒子,进来,看了一眼,道:“回来了,看样子王叔恢复的不错,先吃点儿东西补补,咱们慢慢说。”

这汤里,李牧又加了一些昔日在长生天中得到的药材,具有奇效。

“李神仙……谢谢李神仙,救了我父亲,我……。”王诗武冲过来,无比感激,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要磕头。

“哎?我勒个去,别别别,我可经受不起……”李牧一抬手,一股柔和之力涌出,将王诗武凌空扶起,道:“我和小雨是朋友,要是被她知道,你跪拜我,回头估计得把握耳朵根子拧下来。”

尼玛,这货有可能是未来的大舅哥啊,谁敢让他一拜啊。

王诗武心中震惊感激地看着李牧。

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刚才扶他起来的那股力量,真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如同变魔术一样。

“我认识你,你是燃灯寺村的李牧。”王振站定,略有气喘,但精神不错。

他当年也是李牧学校的老师,虽然没有教过李牧,但认识这个孩子,当年李牧也是年纪尖子生,而且因为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会这个孩子颇为照顾。

“王老师,又见面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李牧把鸡汤、鱼汤交给白茹,笑着问道。

“好多了,不但恢复了,还感觉自己好像是年轻了几十岁一样。”王振的性格非常好,儒雅开朗,此时也一点儿都没有劫后余生的感慨。

李牧道:“我知道,叔叔阿姨和小武哥,都想要知道小雨的近况,所以先说这件事情吧,其实,当年,小雨来燃灯寺找我的时候,我们两个去少祖山上散步,突然遇到了神秘的时空裂缝,被卷入其中……”

他稍微修饰之后,将当年的遭遇,大概说了一遍。

等到说起王诗雨被北宋的八贤王所收留,成为义女,一大帝国的郡主的时候,王振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气,白茹紧紧地握着王振的手,而王诗武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些年,一家人心魔梦魇,就是王诗雨。

这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折磨和煎熬,给人希望,又看不到希望,反而不如知道了王诗雨不行的消息让人一下子绝望,尤其是,每一次午夜梦回,梦到王诗雨可能在世界某个地方遭受折磨和凌辱,那种滋味,足以让坚强的人崩溃。

而现在,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牧之前展现出来的神迹,已经彻底让他们相信了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神话志怪的荒谬之事。

“小雨如今正处于修炼功法的关键时候,无法脱身,所以托我带来了很多仙界的宝贝,等到她修炼有成,出关之后,就可以来看叔叔阿姨还有小武哥了。”

李牧说着,将王诗雨准备的礼物,也都从储物空间里拿了出来。

除了一些神材宝药,丹药,珠宝之外,还有大量的金银器具,以及一些简单的术士符箓和玉诀,佩戴在身上,可以强身健体,祛除疾病。

以王诗雨在北宋的身份,弄到这些东西,当然是再简单不过。

王振三个人,看着李牧凭空拿出来这么多的东西,眼睛都花了。

其中,还有一封王诗雨写给家人的信。

当看到这封信上的字迹的时候,白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这字迹实在是太熟悉了,整整五年了啊,她终于又看到了女儿的字迹。

王振也是眼眶中含泪。

李牧笑了笑,催动一个玉诀。

“这里还有一段小雨要对你们说的话呢。”

玉诀之中,投射出一段投影,身穿着【紫绶仙衣】,宛如九天玄女的一样的画面,出现在了投影之中,就像是在进行视频对话一样,当然,说话的内容,是在神州大陆时候录好的。

……

……

燃灯寺。

“那小子不会是逃了吧?”中年黑脸道士有点儿不耐烦地站在门口的大梧桐树下,向山下村子里的山路看去。

“逃不了。整个宝鸡市进进出出的路,都已经封锁了,西北三大世家的人都来,还有我们流云观,还有夏河拉卜楞寺,崆峒山的人,甚至就连七宗之一的观星宗都派来了人……如今整个宝鸡市,都已经是天罗地,插翅难逃,那个小东西,怎么逃得了。”

马脸道士在一边信心十足地道。

流云观的人,离开麦积山之后,驱车一个小时,一路无视限速,超速而行,终于在中午时分,来到了燃灯寺。

不过,他们碰到了早就来此的黑衣负剑和热火尤物一行人,略微对峙之后,很快就达成了协议。

一张无形的大,已经在宝鸡市内撒开。

先抓住李牧,然后再一起审,得到的消息,大家共分。

“对了

,刚才那个烈焰红唇的尤物,真的是销魂啊,简直是。”中年黑脸道士话题一转,啧啧地道。

马脸道士面色一变,道:“你不想活了?那可是华山李家的人,背后嚼舌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中年黑脸道士面色讪讪,道:“我们流云观还怕他李家吗?师兄,你也太小心了,我听说李家这个黑寡妇,面首无数……”话音未落,砰,一声枪响,中年黑脸道士膝盖就中了一枪,惨叫着跪了下来。

十米外,烈焰红唇的美丽尤物,轻轻地吹了吹手中的手枪‘超级红鹰’枪管的青烟,笑着向两个道士道:“不好意思,打偏了……”

超级红鹰在世界上威力强的手枪之中排名第四,这一枪,几乎将中年黑脸道士的左腿自膝盖一下,直接打断炸开,只剩下了皮肉连着,一边的马脸道士,几乎吓傻了。

枪声惊动了燃灯寺内外的所有人。

一阵脚步声传来。

……

……

“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我的号码是……”李牧将自己的号码留下,转身离开。

而一直到送李牧离开的之后再回来,王振等三个人,还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之中。

他们现在终于确认,王诗雨是真的活着,还有归来的希望。

这一切,现实一场梦。

看着沉浸在兴奋激动中的父母,王诗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个消息,与女朋友苏玉童分享。

但掏出的瞬间,想起了局长苏汉伟的一番话,却又有点儿犹豫。

不过,终,他咬咬牙,还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

然而,对面始终是盲音,没有人接。

连续三四次都没有拨通之后,王诗武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霾。

……

……

“苏局长,这位就是国家战略支援部的范祖昂副司令。”

在前往燃灯寺的路上,表面上看起来很普通的土黄色中巴车里,一身戎装的苏措,英姿飒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向苏汉伟介绍坐在后排的一位年轻人。

苏汉伟有点儿紧张。

他没有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军方高官,实际上竟然是这么年轻,大概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头浓密的短发,国字脸,浓眉大眼,棱角分明,颇有威严,有一种军人特有的坚毅和气势。

“首长好。”苏汉伟行了一个并不是很标准的军礼。

范祖昂回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这才笑着道:“苏局长不用太正式,我这一次来,只是想要找一个人,只是私人行程,所以没有通知地方,麻烦苏局长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苏汉伟还是忍不住紧张。

范祖昂道:“苏局长,你在宝鸡市工作了十五年,可听说过燃灯寺里有一位李.大.师,他以前是不是收养了一个孤儿,叫做李牧?”

苏汉伟努力地想了想,连忙道:“是有这么一号人物,当年在宝鸡市周边的几个县,很有名,堪舆风水,红白丧事……陕北这边,乡里乡亲都喜欢搞这些事情,图个吉利,也不算是什么封建迷信,至于这个李牧,我也有印象,很聪明的一个娃儿,但五年之前,很离奇地就失踪了,燃灯寺村的乡民们,还为此报过警,分局也发动过警力去寻找,可惜后来还是没有找到。”

范祖昂看了一边的苏措一眼,微微点点头。

这就对上了。

在来之前,军队当然是先调查了李牧的个人信息,这不是什么难事,和苏汉伟一聊,就从侧面印证了,果然是有李牧这个人,而且大约时间,可以和李牧之前说的对上。

“首长是来找李.大.师的?”苏汉伟有心地提醒道:“三年前,李.大.师已经离开燃灯寺村了,据闻是去游历天下了,可能不在。”

“不,是为了找李牧,当然,能见到李.大.师。”范祖昂笑着道。

“啊,找李牧?找他干什么?他回来了?”苏汉伟下意识地问道。

苏措看了自己这位弟弟一眼,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苏汉伟一怔,连忙点头,道:“是是是。”

他从小就惧怕这位大姐,如今三十年过去了,没想到大姐竟然还是这么年轻,就和三十年之前一样,一点儿都没有变老,如果不是那种神态、相貌和语气,一模一样,苏汉伟真的以为,眼前这个女子,其实是大姐的女儿呢。

……

……

“你就是李牧?”

燃灯寺门口,数十个穿着相貌不一的人,一字排开,都上下打量着刚刚回来的李牧。

终于回来了。

有些人已经不耐烦。

一道道的目光,投射在李牧的身上,审视,打量。

身高比例令人眼前一亮,比一般人要矫健一些,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显得英气勃勃,但也就到此为止而已,只能算是一个不错的大学生,全身上下,看不出来什么特别之处。

有人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也有人摇摇头,似乎为自己之前大张旗鼓的行动而感到后悔。

这样一个普通人,在他们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爷爷呢?藏到哪里去了?”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开口,语气很不客气地道。

“小家伙,说吧,你爷爷让你回来,是干什么来的?”

“龙骸藏到哪里去了?”

十几个人,一个个都语气咄咄逼人。

李牧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略有失望。

一群杂鱼而已。

按理来说,这些人不该让老神棍感觉到威胁而离开燃灯寺。

“小弟弟,你不要怕,告诉姐姐,你爷爷去了哪里,好不好啊?”烈焰红唇的尤物,脸上带着那种足以让无数清纯处男都心跳急速的迷人的笑,身形摇曳地走过来,道:“只要你告诉姐姐,姐姐就教你打.手.枪,好不好?”

她白皙的手掌一晃,一支赤红色的【超级飞鹰】手枪就像是听话的陀螺一样,优雅地在五指之间旋转,语气中充满了魅惑。

一些人脸上露出了讥诮的神色,等着看这少年出丑。

黑寡妇的魅力和诱惑,艳名远播,不知道让多少成名人物都拜倒在超短裙之下,被迷得神魂颠倒无法自拔,这种熟女尤物的魅力,不是眼前李牧这种没经历过女人的毛头小子所能抵抗的。

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李牧脸上,并没有出现任澜,平静的就像是被寒霜冻结了的湖面一样。

“你找我爷爷干什么?”李牧开口,冷静地看着烈焰红唇的尤物。

尤物般的女子,显然没有想到少年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有点儿意外。

于是,这尤物笑着再凑近一点,吐气如兰,丰腴白皙的身躯更显诱人犯罪,道:“小弟弟,干嘛这样冷冰冰的嘛,难道姐姐我不漂亮吗?嘻嘻,我找你爷爷,只不过是想要和他老人家做一份交易嘛……”

话音未落。

李牧已经一脸失望不耐烦地看向其他人,道:“三个问题,我只问一次,你们把握好机会,,龙骸是什么?第二,你们找我爷爷干什么?第三,是谁让你们来找我爷爷的?”

“你小子,你竟敢反问我们?蠢货,还搞不清楚状况吧?”一位流云观的马脸道士走出来,盯着李牧,一抬手,一道亮光射出。

一柄飞刀擦着李牧的耳边射出去,钉在了身后的是赶上,入木三指,尾部的嗡嗡震动作响,简直堪比是枪弹一样。

“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否则,下一次,这飞刀,就射在你的左眼眶里。”马脸道士阴测测地道。

--------

今天更

福州神康医院蒋昕
陕西远大男病专科医院怎么样
锦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安顺哪家治癫痫好
癫痫有哪些常见的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