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天道巫神第三百六十七章困魂破幻

2020年01月20日 栏目:健康

天道巫神 第三百六十七章 困魂破幻陆仁轩嘴角同样拉出一个微笑,说道:“冬瓜是我的发小,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习惯我都了如指

天道巫神 第三百六十七章 困魂破幻

陆仁轩嘴角同样拉出一个微笑,说道:“冬瓜是我的发小,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习惯我都了如指掌,你即便再模仿也模仿不像的。”

“冬瓜”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陆仁轩道:“其实一开始遇到你,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冬瓜是一个内心强大而又小心谨慎的人,在一些轻松的环境中他或许会插科打诨,但在面临比较严峻的环境时,他会变得十分谨小慎微。别的不说,冬瓜的运气为什么一只那么好,除了他的命比较硬外,主要的是他能够判断出大势来,进而站在有利的一面。这一点,你模仿不了。”

“冬瓜”的身形开始变化,肉从横向往纵向流动,变得不那么肥胖了,而是变成一个有着模糊影子的高个男子。他盯着陆仁轩道:“这就是我本来的面目。”

陆仁轩道:“本来的面目?真的是这样吗?”

男子说道:“我本来当然不是这样,我不过是一个被术法反噬的巫师残魂而已,罗双平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不是他的诡计,我怎么会被封印住?”

陆仁轩道:“这么说,罗双平是你的仇人了?为何你还要帮他?”

“仇人?”男子说道,“我不过是一股含有巫力的意识,爱恨情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罗双平虽然骗了我,却给我提供了一个容身之所,让我不被仇家发现,而我则帮他摆平敌人,这算是互相利用吧?”

陆仁轩道:“罗双平是巫族之人,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男子冷笑一声道:“小子,你在套我话吧?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并非这个世界上的人。”

“那你来自哪里?”

“蓬莱仙境。”男子回答道。

“蓬莱仙境?”陆仁轩心中一动,他对蓬莱仙境了解甚少,现在碰到一个这样的人,连忙问道,“蓬莱仙境该不是只有仙人吗?怎么也会有仇杀?”

“仙人?只是叫仙境罢了,哪来的仙人?都是巫师而已。那是另一个世界,和这个社会没有什么区别,至是多了巫师而已。”男子道。

陆仁轩道:“那你又为何被打的只剩下残魂?”

男子冷哼道:“残魂?这是我穿越世界壁障时触动了天罚而已,全盛时期的我,又何必跟罗双平委屈求全?”

陆仁轩道:“你说的蓬莱仙境,究竟在什么地方?”

男子道:“你还想去哪里?我劝你死了这份心吧。”

“为什么?”

男子道:“因为我不会让你去的,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

陆仁轩道:“你我没有生死大仇,为何要你死我活?”

男子哈哈一笑道:“你说的对,是你死,我活。至于为什么杀你?你该不会不知道你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吧?”

陆仁轩心中一惊,不过男子随后的话又让他释然了,他还以为心中的秘密被发现了呢。

男子说道:“只要能吞掉你,再吞掉那个胖子,我的实力就能够维持灵魂不散,再夺一个身子,我就可以算重生了。”

陆仁轩道:“巫力不经转换,你不怕被撑爆?”

男子嘿嘿冷笑道:“你一个将死的人就不要操这份心了,我自有秘法。”

陆仁轩看了一眼男子,说道:“这么说来,我必死无疑了?”

男子道:“不但是你,包括那个胖子,都是我的目标。”

陆仁轩道:“这么说来,既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我就不用客气了。”

“客气?”男子没听明白陆仁轩的话,“客气什么?”

“既然你想吞噬掉我的巫力,那么我还客气什么,我吞掉你的不就完了?”

“小子,你觉得咱们两个都在防护罩中,你没了臂铠加持,你能战胜我?”

“怎么?你觉得你稳操胜券了?”陆仁轩说道。

“不知死活,你就……嗯……怎么回事?”男子发现陆仁轩的影子越来越淡,渐渐地从透明变消失。

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通过铜窗格往外看,果然看到一个浑身披满冰和雪的人。

那人正是陆仁轩。

陆仁轩微微一动,用热力将身上的雪抖落,盯着防护罩里面的模糊男子道:“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幻境术法。”

男子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在我的幻境之中再制造一个幻境?”

陆仁轩道:“没有什么不可能,就是因为我的术法比你高。”

陆仁轩右手一翻动,防护罩内突然红光四射,其中还夹杂着男子的惨叫声。

过了半个多小时,男子的声音消失了,臂铠变回原形,携带着一股精纯的巫力回到了陆仁轩的右臂上。

而此时,冰封世界也随着男子的死亡而消失不见了。

冬瓜等人再次出现在陆仁轩面前。

陆仁轩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好在那家伙自投罗,要不然还真破不开。”

冬瓜咧嘴笑道:“老陆,看样子你又有所收获?”

陆仁轩道:“拾获了一点巫力,算是能提升一点吧。”

冬瓜道:“你是怎么破开幻境的?”

陆仁轩道:“那个残魂仅凭一口气居然能布下如此大的幻境,想来生前也是位极为厉害的角色。也好在这家伙颇为自负,居然还变成你的模样骗我。”

冬瓜道:“变成我的模样?那能骗过你?”

陆仁轩道:“咱们两个十多年没见过了,我哪里分得清楚?那家伙差点把我骗过去,好在我还是识别出来了。”

冬瓜道:“你怎么认出来的?该不是从我的性格吧?”

陆仁轩道:“屁的性格,老子是知道你手腕子上有个胎记,要不你总带着手套呀。我别的辨识不出来,就想办法弄开了他的手套,结果自然就认出来了。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干掉他了。”

冬瓜道:“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

陆仁轩道:“厉害?再厉害的人,钻到了我的臂铠里,那不是让我瓮中捉鳖了嘛。”

冬瓜一竖大拇指道:“你牛!看样子这个臂铠没白打。”

萧老道吹嘘道:“神兵利器嘛,对付一个残魂那能用得着牛刀?”

陆仁轩道:“您老厉害,但我不用牛刀,还真摆不平那只鸡。”

萧老道一阵郁闷,想起了冬瓜烤的香喷喷的叫花鸡,便愤愤不平地说:“别跟我提鸡,谁提我跟谁急!”

烟台市中医院
长治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到哪治疗癫痫好
遵义看癫痫病的中医院
青海公立牛皮癣医院

上一页:冬青子

下一页:【鱿鱼须】_2_a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