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高房价下催生草根居住乱象一间30平房子住

2019年06月09日 栏目:汽车

云南生物谷药业代表性药物云南生物谷灯盏花药业有限公司灯盏花产业经营范围本报 刘晓凯摄影报道“蚁族”、“胶囊公寓”、“群居”这
云南生物谷药业代表性药物
云南生物谷灯盏花药业有限公司
灯盏花产业经营范围

本报 刘晓凯摄影报道

“蚁族”、“胶囊公寓”、“群居”这些看似“变态”的居住方式,在如今的大都市中已经变得司空见惯。虽然政策层面上并不认同这些现象的存在,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现象的存在是合情合理,甚至是无法避免的,究其原因,高房价首当其冲。

据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百城价格指数,7月百城住宅新建住宅平均价格为10347元/平方米,环比上涨0.87%,这也是继去年6月以来连续14个月环比上涨。

虽然一系列的调控政策减缓了房价的上涨势头,但房价上升趋势一直没有改变,尤其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几年来房价已经成倍上涨,房租同样是水涨船高,这让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有些招架不住,如何降低居住成本成为这些年轻人继续在大城市工作生活的首要问题。

近段时间,媒体报道了北京的群居现象,一间不到30平米的房子,却住着六七个人,甚至更多。这样的居住环境确实存在安全等诸多问题,但是住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房租的低廉比什么都重要。

而就在媒体报道了群居事件之后,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印发《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制订出租房屋人均面积等标准,对“打隔断”等群租乱象进行整治。通知中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

面对规定的出台,很多友表达了不满情绪,“我们能住哪?!我们的青春何处安放?!”

然而,政策的出台是有其正面意义的,只是要想短时间内解决大城市青年人的居住问题,目前看来可能性不大。

小郭来北京工作一年了,由于高额的房租和不算高的收入,他一直住在一个出租屋的隔断中,初次看到小郭住的地方,为直观的感觉就是拥挤、昏暗、闷热。走进小郭的出租房,60平米左右的房子被隔成了5个房间,门口堆满了饮料瓶子,走廊没有灯,一片漆黑。当走进小郭的房间时,一股热浪袭来,这里比30多度的室外还要热很多。

刚走进房间,小郭就递给我一条毛巾,让我擦擦汗,而就是短短的几分钟后,我和小郭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平时天热的时候,我根本不在房间里呆着,太热了,又没有空调,风扇吹出的都是热风。”

据小郭介绍,这样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也要800多。“我早就不想在这住了,太遭罪了,不过在这个地段要想自己租个房子至少要2000多元,所以还是先坚持住着,以后条件好了再说。”

像小郭这种情况的年轻人还有很多,有些居住环境甚至还要差。事实上,大城市青年人的居住问题并不是次被提出。几年前的“唐家岭蚁族”、“胶囊公寓”这些都是高房价下催生的居住形态。

当年的唐家岭是北京的年轻低收入群体聚集地,唐家岭的吸引力就在于它的“生活成本低廉”。每月以元的价格就可以租下一个20平方米带厨房、卫生间的单间,也可与人合租,平均每人每月只付100多元。

而就在唐家岭将要拆迁时,“胶囊公寓”的出现或许成为一个不错的居住选择。设计者黄日新老人带着解决年轻人居住问题这一美好的初衷设计并推出了“胶囊公寓”。然而,当次看到“胶囊公寓”时,更多的是失望,虽然价格便宜,但居住条件实在不敢恭维。当时的“胶囊公寓”看上去更像是火车的卧铺车厢,宽120厘米,长度240厘米,除了睡觉,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空间了。

来到这座城市,每个年轻人都怀揣着梦想,或大或小。但是,现在看来,生存、生活才是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产经报)

单相调压器
压力开关的概述
CMP过滤效率研究